Posted in Chinese, life

闲说木兰花

门前的木兰花开了。立春后,天气渐渐暖和起来,满树的花儿,仿佛一夜之间就绽放了,向着灿烂的阳光微笑。

我喜欢木兰花,爱它既清新淡雅,又灼灼其华。木兰的花语是高尚的灵魂,它还代表着一种勇敢无畏,优雅大方。

木兰花和玉兰花是同一种花吗?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。

古代,人们曾将木兰和玉兰统称木兰。大约从明代开始,才慢慢区分开来。我查过几个版本的介绍,清《植物名实图考》的定义最简单明了:“辛夷即木笔花,玉兰即迎春。木笔色紫,迎春色白;木笔丛生,二月方开,迎春树高,立春已开”。这里的辛夷,既是木兰花,又名木莲、木笔、黄心、紫玉兰、女郎花等;而玉兰花,又名迎春,望春、白玉兰、玉堂春等。

离骚大概是最早写木兰的诗词。屈原在《离骚》中说: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。”。我猜测屈原这里说的木兰更可能是木兰(辛夷),玉兰树高大,”坠露”朝饮不大容易吧(屈原如果知道我这样歪解会不会很生气?🤭)而像 “阿房宫以木兰为梁,以磁石为门”,应该是指玉兰(迎春),木兰花属乔木,是做不成梁的。

木兰(亦或玉兰)自古以来就深受文人墨客喜爱。宋诗人卫宗武说它“猗兰只有香,花名传乐府”。我们常见的词牌有“木兰花,玉楼春,减字木兰花,木兰花慢,木兰花令”,等等。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诗句,都是以“木兰花”或其变体为调。

最广为流传的,当然是纳兰性德的《木兰花令·拟古决绝词》:

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”。

这首词的下闕不大为人知晓,就略去了。另外摘录几首其它的《木兰花》宋词吧:

“绿杨烟外晓寒轻,红杏枝头春意闹。
浮生长恨欢娱少,肯爱千金轻一笑?”
— 宋祁

“无情不似多情苦,一寸还成千万缕。天涯地角有穷时,只有相思无尽处。”
— 晏殊

“别后不知君远近,触目凄凉多少闷。渐行渐远渐无书,水阔鱼沉何处问?”
— 欧阳修

闲扯了花卉和诗词,我们说点“正经”的。几年前,有一部电视剧《步步惊心》红遍大江南北。多少人被吴奇隆的四爷圈粉,有没有🤭?里面的四爷最爱木兰花,木兰花也是四爷和若曦之间情感的连接。当时,木兰花造型的发簪,耳坠,手链一度成为爆款。四爷喜欢的木兰花有个很好听的名字,叫“水泽木兰”。为此我还专门搜索了一番,发现美则美亦,真实生活中并不存在😇。

除了靠谱的演员阵容,这部戏里的歌也很好听。尤其是片尾曲,“这条路我们走得太匆忙,拥抱着并不真实的欲望,来不及等不及回头欣赏,木兰香遮不住伤。。。” 想听歌的看这里:

木兰花开,灼灼其华,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当木兰花开的时候,春天就要来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